污点商人翟韶均的黑白之道 翟韶均去了哪里?
来源:中国商报 发布时间:2020-04-09 16:15:52

2011年7月,一篇题为《高管团伙作案掏空江苏力联集团有限公司近20亿资产调查》的文章赫然出现在报端,由于该文在标题中使用了触目惊心的“团伙作案”、“掏空”,以及“20亿”等具有冲击力的词汇,极大地刺激了受众的视觉神经。因此,该文一经炮制出台,就迅速形成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一石激起千层浪。

仔细阅读“掏空案”的行文,不难发现其字里行间隐藏着太多的不解之疑:

其一,力联集团董事长翟韶均为什么有长达两年的时间不在公司主持工作,这段时间他去了哪里?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二,南京当地司法机关对“掏空案”主角包一致的一审审判为何没有采纳“20亿掏空之说”,而是仅以包一致侵占力联公司100万资产作为判决的依据?另外,包一致所侵占的100万背后是否还有未尽的故事?

其三,所谓的“掏空案”已经时隔三年之久,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浮出水面?这个时间点里有无藏匿着玄机?

其四,关于力联集团百富商城、力联大厦以及力联会所的资产处理,文中只是引用了力联集团的单方面说法,其背后是否还潜在着更大的隐情?

其五,力联集团当时为什么要如此大规模地处理这些资产,究竟是集团资金链断裂所致,还是力联所主张的“掏空”?

……

带着这些难以解释的巨大疑问,我们决定走近力联掏空案的背后,去拨开那些笼罩在“掏空案”上空的层层迷雾,还广大读者一个真相。

翟韶均去了哪里?

翟韶均有过很多耀眼的光环:他统领着曾经的中国民企500强企业力联集团;他曾头顶着江苏第一慈善家的称号和江苏省政协常委的头衔;他曾被媒体奉为“未来的工业巨人”;他喜欢收藏古玩字画,并自称喜欢音乐创作,外界因此称其为“儒商典范”。

所有这些头衔和荣誉都是属于翟韶均,只不过我们得在时间的表述上加上一个“曾经”,因为这些大部分的光环都变成了翟韶均的“过去式”,或许他现在依旧喜欢古玩字画,喜欢音乐创作。

《解密中国大案》是一部纪实性报告文学,由中国城市出版社出版,作者丁一鹤现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庭内外》杂志社编辑、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就是在这部解密中国大案要案的纪实题材著作中,我们发现了力联集团董事长翟韶均的身影。在这里,翟韶均是“中国大案”里的主角之一,而跟翟韶均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一个名叫“王武龙”的人!

顺着这样一条线索,我们找到了一份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王武龙受贿案刑事裁定书,其编号为(2008)皖刑终字第0106号。

就是在这份长达一万七千字的刑事裁定书中,我们再次看到了“翟韶均”的名字。

先说王武龙。王武龙是何许人?他与翟韶均是如何同时出现在同一份刑事裁决书中的呢?

据裁决书显示:王武龙,原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曾任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住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6号。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06年12月5日被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

1995年初至2006年6月,王武龙利用担任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力联集团负责人翟韶均给予的人民币245.7611万元、索取翟韶均人民币200万元。

据裁决书中的证据、证言显示,翟韶均曾多次向王武龙行贿,也正是通过这样的“官商勾结”,1997年上半年,力联集团下属中国对外建设总公司道桥分公司介入了宁高(南京市至高淳县)公路;1997年下半年,力联集团利用王武龙的关系兼并了南京市南北建设实业总公司;2000年初,力联集团在王武龙的“关照”下承建了南京长江二桥南汊河

景观照明工程……。

我们还发现,在这份刑事裁定书中,特别注明了翟韶均行贿案“另案处理”。

在随后的调查采访中,我们得知,从2006年1月2日至2008年2月4日期间,正是由于王武龙的案子,翟韶均因行贿而被中纪委采取了强制措施。这也正是为什么翟韶均在两年长的时间内不在力联集团主政的最为准确的解释。

包一致案

2008年年底,也就是在翟韶均重获自由后不久,力联集团以包一致伙同他人掏空力联公司巨额资产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2011年4月27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定,包一致将单位钱款人民币100万元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一审判决包一致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责令包一致退赔非法所得人民币100万元。

也就是说,当地司法机关经过几年的调查之后,并未在一审的刑事判决书上认定力联集团所主张的“20亿资产掏空”,而仅仅是以包一致涉嫌职务侵占罪进行审理。目前包一致因不服一审判决,已向法院提出了上诉请求。

作为力联集团的总裁,在翟韶均失去人身自由的两年期间,包一致无疑是整个集团的核心支柱,要想弄清掏空案的真相,包一致是一个无法绕开的人物。

对于力联集团对包一致的控告,包一致的妻子张闻珍用两个字来概括翟韶均的行为缺德。张闻珍说司法机关所认定的那100万元的侵占是翟韶均出事前给予包一致的奖励,“怎么能白的说成黑的,成了侵占了呢?这是明目张胆的陷害!”

那么,翟韶均为什么要陷害包一致?这位昔日力联集团的肱骨之臣,这位在翟韶均失去人身自由期间为其四处奔走的忠臣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奸臣”了呢?

从已经付诸报端的力联掏空案的文章来看,力联集团翟韶均认为包一致主政期间,将力联集团所属价值1.39亿元的力联会所以5000万元的价格卖掉,而价值2.1亿元的百富商城售价为8000万元,价值2亿的力联大厦以1亿元的价格售出,此等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的权益。

力联集团当时为什么要处理这些资产?力联集团一方所说的交易价格猫腻是否还有别的出入?为此,我们在南京进行了走访,并接触了当时参与或知晓这些决定的当事人。

几经周转之后,我们拿到了两份当时力联集团内部会议的会议纪要。第一份会议纪要的是时间是2006年3月5日,也就是在翟韶均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王武龙之后的两个月时间。在这份名为《力联集团总裁办公会会议纪要》的文件里,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句话:“2006年的资金缺口为3.39亿元。”另一份会议纪要的时间是2008年1月26日,这正是翟韶均重获自由之前的前8天。在这份名为《力联集团2008年第一次董事会议会议纪要》的文件里有这样一句话:“2006年元月2日因突发事件,集团账面实际可用资金仅约200万元,而银行贷款总额却高达7.0162亿元,又因突发因素,被检察部门缴走涉案款5000万元,造成了资金缺口越来越大”。

从以上“突发事件”的时间来看,无疑就是指翟韶均行贿王武龙案东窗事发,翟韶均被带走的时间正是2006年得元月2日。

我们经调查了解到,翟韶均出事之后,力联集团应对各类复杂事务的机构为集团管理高层和董事局,其中集团管理高层由4人组成分别是总裁包一致副总裁莫秋敏、莫迅和张寅。董事局则由12人组成。所有的会议纪要和决议上均有他们的签名,董事局对集团高层的工作成绩给予充分肯定和支持。

“那段时间我们所有的会议重点都是集中在资金问题上,急需的资金主要用于银行还贷,已销售房屋的银行解押,解决工程款,工资款等等!”一位知晓当时集团资金情形的知情人说。

而从我们在南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在长达两年的“非常时期”内,力联集团为了解决资金上遭遇的巨大外部压力,不得不关闭了12家关联公司,并裁员了300多人,

而且为了节约办公成本,还采取了集团合并办公,压缩外部开支,转让公司车辆、退出南京长江路扬州及上海地产项目收回已投资金、转让所持交行、扬州商业银行股权、打折出售名人字画、出售集团资产,等等。

根据力联集团的上述两份会议纪要,以及力联集团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所采取的具体措施来看,翟韶均涉案被抓之后,力联集团包一致等管理层当时所面对的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危局。而对于这样的艰难局面,失去自由的翟韶均是否知情呢?

在实地调查中我们得知,在被羁押的两年时间内,翟韶均曾多次给包一致写过信,对于力联当时所面临的困局,翟韶均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为了证明翟韶均确实知情,包一致的夫人向我们出示了几封翟韶均写给包一致的亲笔信。

在一封时间落款为2006年12月26日的信中,翟韶均写道:“因我公司并购南北公司问题,需要尽快退还全部非法所得,争取纪委、检察机关对我的从宽处理……,我知道,我出问题后,公司各方面都很困难,你要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确保公司数千员工的生计很不容易,特别是公司资金周转更加困难……,请大家帮助集资,能集多少集多少,尽力争取多一些的现金……。”

在另一封时间落款为2007年4月2日翟韶均写给包一致的亲笔信中,翟韶均更是对力联相关资产的处理提出了自己的明确意见:“①将户部街力联大厦以壹亿元左右的价格出售,②将湖南路百富运动广场商业大楼以壹亿叁千万左右的价格出售,③将龙江力联会所及开发项目以壹亿元价格出售,……以上资产如实现销售,请将资金专项用于退款和该物业向银行的贷款归还,千万拜托!……。”

从翟韶均写给包一致信中的言辞不难看出,对于力联集团包一致主政期间的资产处置,翟韶均不仅知情,而且还是在他的授意之下开展的。

而在包一致等力联管理层的操持之下,百富商城最终以1.1亿元的价格成交,力联会所的交易价格则由两部分组成:5000万元+30%权益,即双方共同开发力联会所,甲方(即力联集团)另行取得30%的利润或实物房产。2007年1月和6月,办理了产权过户手续,房款也全部结清。

负责当时资产处置的管理层一致认为,在当时力联集团内忧外患的资金压力以及当时南京市的房价水平的前提之下,这已经是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价格,第一,价格范畴在翟韶均所指定的波动范围之内,第二,力联会所尽管只回收了5000的现金,但却为力联公司保留了30%的股份权益,为将来的可持续经营提供了良好的基础,第三,这个价格是当时所有竞价方中对力联集团最为有利的价格方案。

那么,翟韶均为什么现在要一揽子推翻这些资产处理方案呢?甚至以与包一致反目成仇,将其送进监狱的代价来推翻所有的一切。

对此,南京当地一名刑事辩护律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力联要推翻之前的资产处置合同,包一致是最为关键的人物,否定包一致是整个“否定过去”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步,试想,如果包一致被假定为“坏人”,那么他所主持的一切资产处置行为就会被戴上一顶“居心叵测”的帽子,是经理人的“内部人控制”,是内外勾结的合谋。但是,从力联集团的各项会议纪要以及翟韶均写给包一致的信来看,集团管理层对这些资产的处置应该是翟韶均本人“真实的意思表示”,所谓民法中的“趁人之危”和“显失公平”在这个案子里是站不住脚的。在这位律师看来,一切邪恶的源头无非是“房价惹的祸”。“这几年南京的房价涨得太厉害了,如果翟韶均以今天南京的房价水平来评估5年前的资产处置价格,心理肯定是很难平衡的。”

而对于包一致以职务侵占罪被一审判刑7年一事,包一致的妻子张闻珍心里则有着太多的冤屈。她认为这所谓的100万只不过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

据张闻珍介绍说,那100万是翟韶均在出事之前说了奖励

给包一致的,但翟韶均当时神秘兮兮地跟老包说,这个事情不让公司任何人知道。“翟韶均做事一直就是这样的,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对此,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也得到了应证。包一致说:“翟韶均在2005年11月说,先给我110万,要我找一个朋友倪某的身份证……财务就拿朋友的身份证去银行开了户,然后回来就把100万的本票交给了我,后来我去取了钱,这事我没跟别人讲,集团其他高管都不知道,这100万我花掉了。”

不过,就包一致案的一审判决结果来看,翟韶均和力联集团财务的证言都没有支持包一致的上述说法。

目前,包一致已经上诉至二审法院,等待他的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二审结果。

富豪之争

在本报道开头所提到的“掏空案”一文中,温州商人王北城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人物。因为他是力联集团所指控的当事人之人,按照力联集团的说法,正是在包一致与王北城的合谋之下,王北城才得以用损害力联集团利益的价格获取了百富商城和力联会所的资产。

面对力联集团的指控,王北城的心里则是充满了愤懑,他说这是翟韶均莫须有的诬告,是在过河拆桥,恩将仇报。

“我是在他最为困难的时期帮过他的人,他现在倒打一耙,实属无赖之举,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呢?你难以想象,当初我以1.6亿的现金和30%的股权及时接盘他的力联会所和百富商城,这对力联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现在告诉你,这1.6亿简直是他的救命钱!”王北城说。

王北城还介绍说,翟韶均在2008年2月被释放之后,曾多次与自己有过沟通。“那时,他对于我能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给予力联集团现金支持表示感谢,由于力联保留了力联会所30%的股权,翟韶均出来之后还多次找我商谈力联会所的开发事宜,我当时看他挺有诚意的,而且力联会所的开发之事也耽搁不起。”

正是由于翟韶均在释放之后表现出来的诚意,当翟韶均向王北城提出借款时,王北城再次解囊相助。据王北城的说法,他在翟韶均重获自由之后还先后多次借钱给翟,累计金额8640万元。而对于王北城的再次相助,翟韶均为了表示谢意,也先后多次向王北城赠送过字画。

为了证明翟韶均当时对于百富商城以及力联会所资产处置的认可,王北城还向我们出示了两份协议。第一份是翟韶均于2008年3月5日与王北城签署的一份《借款合同》,第二份是翟韶均于2008年9月1日与王北城签署的一份《结算协议A》,这两份协议均有翟韶均本人的签字,而从签字时间上来看,两份协议的签署都发生在翟韶均被解除强制措施之后。“这两份协议均载明了本人购买力联会所和百富商城的约定及履行情况,这说明在翟韶均知晓力联集团、南北公司与诚泰公司、王北城签署和履行系列房产买卖签约的行为的情况下,不仅未提出异议,还认可上述事实,并为力联集团向王北城的借款提供担保。”王北城说。

那么,王北城在购买力联集团上述两项颇受争议的资产时,究竟有没有趁人之危,或者是显失公平呢?我们把这一问题抛到到王北城面前。

对于这一问题,王北城显得有些激动,他不停地拍着胸脯,口中说着“天地良心”。

“这么跟你说吧,一个老太太在街上被一辆汽车撞了,肇事司机见机不妙逃逸了,这时一个小伙子刚好路过此地,于是他好心地送老太太去了医院,还帮助她联系到了儿女,而儿女到了医院之后抓住小伙子不放手了,要他赔偿医药费,说是小伙子撞伤了老太太的。这时候老太太也不吭声了。我就是那个小伙子,他翟韶均就是那个被车撞伤的老太太!”

“当时的力联集团由于翟韶均出事,公司确实是碰到了危难,但是社会如何界定趁人之危和帮助我看是一个课题,他的资金碰到难题处理资产,我出现金购买,怎么就是趁人之危呢?要是照力联集团的说法,那在中国存在千年的典当行

业是不是就是趁火打劫的行当?我看新闻说,现在马路上有老太太被车撞了都没人相救了,这就是这种思维和风气给害的。”王北城接着说。

王北城说力联集团管理层当初处置资产完全是在翟韶均或其夫人的授意之下进行的,价格区间相信也是翟韶均或其夫人亲自划定的,以中国目前民营企业家的管理风格来说,这么大的事情,管理层是无法决策的。“力联集团在处分百富商城和力联会所时,作为充分的考虑和要价,均认为诚泰公司价格最好、最有诚意、且最能解决实际问题。”

为了应证王北城的说法,我们就当是资产处置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了解,希望能对事情进行还原。据调查,当时力联集团管理层在处理此两项资产时是经过广泛询价的,当是参与竞购百富商城和力联会所的企业有南京广厦集团、苏宁电器、南京天亿集团、金纽带公司以及王北城的诚泰地产。“集团联系了多个客户,南京广厦集团报价2亿,但提出必须全部买断,苏宁电器和南京天亿集团出价都不到2亿,且要求全部买断,不进行会所的合作开发。金纽带公司出价2亿,但也是要求全部买断,且首期仅支付4000万元,其余1.6亿要通过先行转让产权,然后以此办理抵押贷款而给付。集团最终与王北城经过多次洽谈,通过签订正式房地产买卖契约以1.6亿现款另保留30%会所开发权的价格合法交易。”一位熟悉当时情况的力联内部人士说。

当事情的调查进展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们心里的一个疑惑却越变越大:翟韶均为什么要选择与王北城翻脸呢?在包一致案的一审判决中,当地司法机关并未采纳力联集团所提出的“管理层掏空”一说,那么王北城与包一致等管理层合谋侵占力联资产的说法自然就难以成立,那么,翟韶均时隔三年之后的大声呐喊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可能跟我借给他的8640万元有关,跟这两年房价暴涨有关!”王北城说。

上文已经提到,翟韶均被释放之后并没有与王北城撕破脸皮,而是向王北城在力联最困难时援手相助充分地表达了谢意和诚意的,也正是因为翟韶均的这种诚意,王北城先后多次借钱给翟韶均,总额为8640万。

“借款到期之后,他就迅速变脸了,以当初卖房卖地价格低了为由,拒不还款,并荒唐地提出取消当初的买卖合同!”王北城气愤地说。

就这8640万元的借款,王北城的一位公司高管曾提醒过王北城要小心,说翟韶均的笑脸相迎恐怕是笑里藏刀。而从今天的事态发展来看,王北城说他很不幸地被言中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双方的交恶由此拉开了序幕。据王北城说,翟韶均撕破脸皮之后的诸多行为已经对自己的正常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2009年5月18日晚翟韶均派人强行非法侵占已出卖给王北城的位于南京市鼓楼区阳光广场8号楼。“这件事给我方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千万元之巨,而且损失还在扩大。”

“我花1.6亿现金合法购买其资产,又借给他8640万元至今一分未归还,力联集团翟韶均还说我们内外勾结掏空其20亿资产,简直是颠倒黑白,贼喊抓贼,但我坚信一点,公道自在人心。”

财经短评:带刀的商人

前不久我在《第一财经周刊》上不经意地看到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早就忘记了,如今只记得文中一句血淋淋的话语:“在中国开公司你需要带着一把刀。”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句刚猛无比的话语,它带着几分杀气,几分忧伤。的确,这也许正是我们当今商业世界的真实写照,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无不从刀光剑影中一路冲杀出来的,他们既是“胜者”,也是“剩者”。他们把一把明晃晃的刀别再腰间,既可以砍杀对手,也可以自卫。

那么,盛行在商界的“刀”究竟是什么?有的人说那是关系,是人脉,直白地说:那是“官”。因为官的手上有资源,有权力,有项目。力联集团的翟韶均的手上就有这把刀,刀的名字叫

“王武龙”!王武龙一出鞘,力联就能接连拿下几个大的工程项目。不愧是一把好刀!

有人说媒体也是一把刀,因为这把刀锋利无比,就连“官”都怕它。无疑,媒体这把刀是刀中的上品。照我说,媒体这把刀是一把多功能的好刀,平安无事的时候,它是歌舞升平的道具,此时它别在载歌载舞的宫女腰间,和风细雨的媒体“软文”便是宫女的刀法。竞争加剧之时,它便成了一把杀人的刀,无冕之王们任意地挥动着尚方宝剑,大刀向对手们的头上砍去!《高管团伙作案掏空江苏力联集团有限公司近20亿资产调查》这篇文章我也看过,说句实话,这是一把未加任何掩饰的“刀”,因为它砍得生硬,刀法威猛。比如它对于翟韶均因行贿王武龙而两年不在公司主政之事只是用了一句话来轻描淡写,以至于读者压根不知道翟韶均到底去了哪里。而对于力联掏空案的种种表述只采用了一方的观点说辞,对于对手,它却大有力劈华山之势,“团伙作案”、“不法商人”、“犯罪团伙”等媒体审判用词是它不羁的刀法。

有人说法律也是一把刀。在力联“掏空案”的周围就隐藏着很多法律的快刀手,于是,包一致在掏空指控不成立的前提下依然莫名其妙地一审判了7年,王北城也被司法机关协助调查多天。不过法律这把刀与“官商勾结”这把刀系出同门,同样得依附于权力的滥用,实乃雌雄鸳鸯刀也。

好在再娴熟的刀法也有它的破解之法,王武龙这把昔日里的好刀现在不正是被监狱机关封刀了么?而媒体这把刀也正随着公信力的逐渐丧失而使得刀刃上布满了铁锈。而至于法律这把刀,它原本就属于“公器”,公器私用的结局好不到哪里去。

对于力联的这个案子,管理学家说这是一个“内部人控制问题”,这需要公司法和董事会制度来规范经理人的行为。民法专家说这是一个契约精神的问题,我们的资产应该如何处置,这是合同法的范畴,于是便有了趁人之危和显失公平的“大口袋”。

照我看来,这个案子无非是折射出一些真实的人性和商业世界里可以普世的诚信问题。中国早期的草根企业家擅于用刀,也擅赌,遗憾的是,愿赌服输的却没几个,如此行事,恐怕江湖也容不下了。来源长城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