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传统吃息差的盈利方式没有显著变化 揽储的意义仍然很明显
来源:证券日报 发布时间:2017-01-24 10:32:52

从近年来的数据来看,春节对于银行存款的负相关影响是比较明显的

年关难过!

1月4日,刘生(化名)开出吸引大额资金的一年期银行口子价格为年化收益率5%,资金可以存至深圳地区的“四+九银行”(四大行以及九家股份制银行),一周之后,刘生主动将报价提高至年化收益率5.3%,但刘生仍未能找到钱。

“存贷比监管虽然近年来由硬指标表变为动态监测指标,但是银行传统吃息差的盈利方式没有显著变化,揽储的意义仍然很明显”,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存贷比即便不再存在75%的监管上限,也不可能是无上限的,大多数不会超过80%,极限值也就是85%左右,因此存款还是必须的,何况总行对这一块的考核也没有放松。”

作为资金方的李维(化名)则比较轻松。“@所有人,节前最后一笔100亿元资金做五年期定存,每年利息3.3%,利息和本金到期一起支付,一次性贴息11.5%,居间费1%,有需要的电话联系”,李维在某社交平台高价“叫卖”手中的资金。

春节将至

银行揽存成本上升

从近年来的数据来看,春节对于银行存款的负相关影响是比较明显的,曾在近年来多次出现。此外,央行数据显示,2014年1月份(2014年除夕所在月份),人民币存款减少9402亿元,同比2013年同期少增2.05万亿元;2015年2月份(春节假期所在月份),当月人民币存款减少806亿元,同比2014年少增2.71万亿元。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春节连续流动性的严峻考验后,2016年2月份(春节假期所在月份)的情况有所好转,当月人民币存款增加8467亿元,同比2015年虽然多增9273亿元,但实际上当月增长的绝对值并没有回到2014年以前的高位。

业内人士表示,春节前企业向员工发放奖金、现金等,以及居民有大量提现、消费的需求,因此银行的资金相对紧张。从理财产品收益率来看,历年来临近春节前银行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通常都会明显上升,这也显示了银行对于存款和流动性的迫切需求。

由于今年春节时间较早,其对于银行存款影响的显然也较早,目前正是商业银行“季节性”存款压力比较大的关键时点。因此,央行近日通过“临时流动性便利”操作为在现金投放中占比高的几家大型商业银行提供了临时流动性支持。

当然,除了春节的因素,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各类财富管理产品目前已对银行的揽储业务造成冲击;去年以来,频次较高的新股发行也吸引了大量的谨慎资金,而这类资金原本也是银行存款的潜在来源。就银行业内部来说,民营银行的获批、组建、运营进入扩张阶段,无疑成为存款市场新的“分羹者”。

贴息揽储成达标捷径

银行存款成本高企

或许正是由于存款的季节性、节日性波动比较大,贴息揽储成为部分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完成总行考核的“达标捷径”。然而,近年来监管部门的存款偏离度考核使得冲时点揽储更多的演变为定存贴息。

“目前大中型银行一年期定存利率大多在1.75%-2%之间,我们开出的5.3%的年化利率是通过保本保息的理财加贴息来实现的,资金价格比去年前三季度高很多,而且深圳一直是资金比较青睐的的区域,但是今年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大资金”,刘生进一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正如刘生所说,深圳地区的贴息揽储还是相对价格比较低的,因此资金的供给在多数时间是比较充分的,当然春节时点显然可以被视为“非典型性时间节点”。

此外,不同类型银行的冲量价格也存在明显差异:所谓“四加九”的银行价格略低,城商行较上述银行略高,而村镇银行和农信社的冲量资金价格最高,此类银行中有部分银行被中介列为所谓的“高危银行”。对于资金掮客来说,“高危地区和高危银行”的口子原则上是不操作的。

“其实,这种贴息存款并没有绝对的安全。目前的大资金都要求银行将所有的贴息一次性给付,但是资金方并非是稳赚不赔的,此前多家银行被曝出存取失踪的情况,其中相当对的情况就是‘你赚我贴息,我赚你本金’;而贴息方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银主的资金需要在账面上趴满约定的时间,贴息方的年化资金成本最低,但是如果银主坚持要求提前取走存款,则贴息方只能根据合同中对于违约责任的约定索赔,但由于贴息定存本就处于灰色地带,其索赔的时间跨度和成本可能将是巨大的”,资深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部分农商行

存贷比指标偏高

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想比,由于自身的先天条件特点,农商行和城商行的存款抗波动能力是比较弱的。

同花顺数据显示,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攀枝花银行截至2015年年底(由于地方未上市银行2016年的经营数据通常要在2017年4月份-5月份披露出来,目前的主要可比数据仍是来自2015年年报)的存贷比超过了75%,且近几年以来呈现持续上升态势。虽然监管已经放松了对于存贷比的绝对管制,但是存贷比仍然是监管部门重点监测的指标。

此外,另有部分农商行和城商行的存贷比指标比较接近75%这个曾经的监管红线。

对此,有城商行人士指出,由于不允许跨区域经营,城商行和农商行大多服务于本地企业,除了吸收存款难度大,主要依赖当地大客户以外,贷款客户集中度也比较高。《证券日报》记者查阅部分城商行2015年年报和同花顺数据发现,日照银行、莱商银行等最大十家单一客户贷款比例超过了50%的监管上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