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农商行旗下多家村镇银行亏损 受资本充足率困扰
来源:经济导报 发布时间:2018-01-17 17:34:00

作为全国首家在境外上市的农村商业银行,2018年开年重庆农商行在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13.57亿股,所募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实现A股上市将使本行成为A+H 两地上市银行,不仅有利于本行构建更为丰富、灵活的资本补充渠道,亦有利于本行进一步完善资本结构和提升公司治理水平。”重庆农商行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

不过,从资本充足率、旗下村镇银行的现状和涉及多起诉讼等方面来看,重庆农商行A股IPO之路似乎问题重重。

资本充足率的困扰

商业银行“着急”上市的背后反映出银行对于自身资本补充能力的焦急。

银行业资深人士指出,中国银行业尽管体型庞大,却面临着每隔几年要募集一遍资本的尴尬,原因在于目前银行放出去的贷款利率大部分低于债券利率,导致这些贷款无法资产证券化,再加上目前银行业贷款利差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预计2018年将会有更多商业银行通过发行优先股、债券的方式来融资。

从重庆农商行数据来看,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分别为2421.98亿元、2685.86亿元、3004.21亿元、3237.30亿元,2014-201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37%。贷款增速之快,使得重庆农商行如不及时补充资本金,可能难以维持。

在招股说明书的风险提示中重庆农商行也提到了这一风险,“为满足监管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本行需采取措施保持贷款适度增长以降低资本消耗。上述因素的发生及持续存在,均可能导致本行贷款增长在未来持续放缓,或出现增长停滞甚至余额下降的可能性,并对本行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在目前MPA考核要求下,银行对于补充资本的诉求愈发强烈。经济导报记者查阅重庆农商行2017年中报发现,截至2017年6月30日,重庆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6%、9.68%和12.41%,分别较2016年末下降0.19个百分点、0.18个百分点和0.29个百分点。

为了缓解资本压力,重庆农商行在2016年发行了40亿元二级资本债;2017年9月,重庆农商行7亿股定增内资股方案获批并交割完成,所筹集的资金用于补充一级资本。截至2017年9月30日,重庆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5%、10.47%和13.15%。

密集收购村镇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08年,是在原重庆市信用联社和39个区县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基础上组建而成,是继上海、北京之后我国第三家、西部首家省级农村商业银行。2010年12月,重庆市农村商业银行成功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

2017年底,重庆农商行密集收购村镇银行股权的行动引发了市场注意。经济导报记者发现,从2016年12月到2017年12月,重庆农商行共斥资3.7亿元分9次增持了福建福安渝农商村镇银行等8家村镇银行的股权,重庆农商行对上述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也由51%整体提升至80%甚至90%以上。

有消息显示,为了响应监管层“支农、支小”号召,重庆农商行自2010年开始搭建村镇银行体系,目前已在云南、福建、江苏、广西、四川等省份共设有12家渝农商品牌的村镇银行。此外,该行还成立了相关机构负责统筹管理村镇银行。经济导报记者发现,被增持股权的这8家村镇银行都冠以“渝农商”字样,这是重庆农商行发起设立的各家村镇银行的总称。

从目前“渝农商”品牌的村镇银行主要业务来看,“渝农商”主要涉及流动资金贷款、有抵押物的个人消费贷以及个人助业贷等。

不得不说,从2006年银监会放宽村镇银行准入至今,村镇银行正面临着资产回报率低、不良贷款居高不下、大面积亏损的窘境。2017年前三季度,上述12家村镇银行,有5家出现亏损,12家村镇银行盈亏相抵后累计亏损5931.52万元。特别是福建福安渝农商行,在2017年前三季度亏损5266万元,而该行的净资产只有1.52亿元。

此外,重庆农商行2017年涉及到多次诉讼,合计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共计7709.83万元。重庆农商行及其分支机构报告期还曾遭到监管部门的19起处罚,其中10起是因为在办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的过程中,将应由其自身承担的抵押登记费用转嫁给消费者。经济导报记者 戴岳 济南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