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油所会员涉嫌“对赌” 维权艰难 大宗商品交易监管缺位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20-06-12 14:27:40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继投资者络绎不绝至杭州市西湖区金融办投诉浙江新华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之后(详见本报2016年3月21日报道《700多投资者投诉 新华大宗交易品种再现“关停”》),北京石油交易所(以下简称“北油所”)和齐鲁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鲁交易所”)也被央视曝光原油现货交易问题。

另据记者调查了解,在原油现货交易上,投资者被骗在平台开户,并发生巨额亏损的事件并非个案。而投资者对北油所旗下会员单位的维权行动也早在去年开始,且持续至今。

3月25日,北油所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 近期相关媒体报道个别会员单位违规情况后,北油所高度重视,已于3月22日开始,派出稽核工作组对世行国际等重点涉事单位开展全面现场稽核。3月24日向全体会员下发《关于启动会员单位稽核工作的通知》。下一步,北油所将结合稽核检查结果,对违规会员单位依法、依规、依约作出严肃处理。

涉嫌“对赌”

日前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以“平台下面有陷阱”为题,揭露北油所旗下会员单位北京世行国际石油化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世行”)存在欺诈、诱使投资者追加投资金额,从而从中获利行为。

根据北油所官网上的信息,北油所的石油现货即期交易有4个主力合约,即93#汽油500升、10吨、50吨和100吨,分别对应5倍、25倍、40倍和40倍的杠杆。

投资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北油所会员单位称,北油所以国际原油市场价格为基础,综合国内价格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来报价。在整个交易流程中,客户可以做多亦可做空,双向买卖,无任何实物交收。在可24小时交易的原油现货交易系统里,每天电子盘面的指数点位波动大致在200到300个点。

根据央视报道, 2014年,北油所进行过产品升级,当时上线的品种是成品油,其交易模式是做市商机制。在上述交易中,会员单位必须要强制和客户做对赌。投资者开设了交易账户之后,就在北油所做它的成品油交易。但是这个交易并没有进入市场当中,而是直接与投资者开设账户时的会员单位进行成交。

“这是会员单位和投资人之间通过北油所进行的对赌交易。”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常清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明问题核心。

国都期货研究所所长佟玲也告诉记者:“期货交易市场的会员必须是持牌机构,而北油所此类会员仅为企业法人,不具备从事期货业务的资质。会员在开展业务过程中,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业务,更像是一种赌局和诈骗行为。”

3月23日,北油所和齐鲁交易所一齐发声回应央视曝光的相关问题,并对“欺骗并诱使投资者追加投资金额”一事进行了澄清。

北油所在公告中称,国内交易场所的部分会员机构确实存在一些夸大盈利和恶意营销的情况,各地方均在建立清算中心、省级行业协会规范交易场所的发展并协调解决一些行业问题和客诉问题。

北油所表示,将对央视曝光事件进行调查,如情况属实,一定依法、依规、依约对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作出严肃处理。

齐鲁交易所也做出了公开的正面回应。公告中,齐鲁交易所称,其与北京世行无任何合作关系,其更不是齐鲁交易所旗下会员单位。公告还明确强调齐鲁交易所经营的是现货,从未经营过“成品油”和“原油”产品。

维权艰难

记者搜索到的数据显示,2014年年底,山东一位投资者就开始在网上投诉北油所类似违规情况。2015年5月,网络开始出现投资者集体维权的帖子。

“北油所事件”曝光后,《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上部分投资者,了解维权情况。

山东投资者王启(化名)告诉记者,2014年,他在北京金泽万家商品经营有限公司(北油所0011号会员单位,以下简称“金泽万家”)开设交易账户进行原油现货投资,总共投了70万元。

“我可能是最早组织集体维权的一批人,网上大部分反映情况的材料都是我写的。”王启称。

2015年年初,王启就开始组织投资者维权,包括建立QQ群,在各种论坛贴吧写材料。仅王启组建的群里,就有400多人,涉及73家会员单位。”其后,有投资者到北京市与河北省廊坊市交界的那个区法院提起诉讼。

“去年5月,第一次开庭时,我去旁听过。此后我分别给北京市金融局、证监会打电话反映情况。”据王启说,“在北京市金融局牵头下,我们曾就事件的责任定性、补偿协商等多项事宜与北油所方面派来的一位经理谈判,其后,经北油所联络,我们还与会员单位进行过谈判。”

2015年7月13日,王启和近300多名投资者第二次到北京与北油所谈判。这批投资者涉及北油所的30多个会员单位,亏损总金额大约在1亿元左右。

“谈判的结果并不理想。北油所前述经理当时很强硬,称要谈的话,必须有一个前提:要承认北油所没问题”。

王启认为,北油所及相关会员单位的问题之所以托到现在曝光,主要原因是“当初双方协商解决的并不彻底。”

据王启透露,北油所与会员单位在与投资者谈判过程中,对投资者的赔偿并没有标准,而是按照投资者掌握的证据多少来定赔偿标准。如果维权者手里掌握的证据重要,赔偿就会多一些。

王启粗略估算,大概有三成左右的投资者在谈判现场同意协商解决,但由于每个投资者都被分散开,单独与对方谈判,所以,最终获得赔偿的人数与赔偿金额他也并不掌握。据王启说,北油所及会员单位承诺给他赔偿,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日,赔偿还未到手。

缺乏监督

常清认为,在被曝光的“现货石油交易”事件中,北油所会员单位的定位是监管层需要重视的问题。

“未来现货交易所的会员单位要看定位,假如是代理,就一定不能对赌交易。如果是对赌交易,就一定要到场内结算。”常清表示,目前交易规则一定要根据市场发展规律制定。交易交割规则更要法制化、市场化、公开化。

近年来,打着现货名义实际操作非法期货的交易平台层出不穷。据常清估算,全国至少有1000多家非法交易平台。而且,交易品种也不断更换。从早期的黄金、白银到现在的原油、沥青等。虽然几经清理整顿,但屡禁不止。

“目前市场上有些颇为流行的文化交易所也属于此类,一定要进行严打,然后再由政府合理引导。”

对于已经曝光的违规事件,究竟应该追究谁的监管责任呢?常清建议,“谁审批,谁负责。”

“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之所以迅速发展,主要还是实体经济有需求。国外市场没有把期货和现货交易分割监管,而国内市场比较独特,证监会只管期货。所以,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就缺乏有效监管。”常清强调,对于品种比较集中的大宗商品交易必须有监管。郑利鹏

猜你喜欢